彩票开奖电子屏|3d开奖结果今天号码3d彩票开奖7f
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網站地圖網站地圖 在線留言在線留言 收藏本站收藏本站 歡迎光臨東莞市泉樺園林綠化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泉樺園林綠化

專注園林綠化工程12年設計·造價·配送·施工·養護一體化服務

全國服務熱線0769-83287169
4園林文化
您的位置: 首頁 ->  園林文化 -> 石家莊霧霾追因:一個中國式“霾都”的誕生

石家莊霧霾追因:一個中國式“霾都”的誕生


等風來,對石家莊人來說,已經成為了一個習慣。風吹散霧霾,意味著可以吸一口清新空氣,也許還能看見藍天。

  “知道過去一年大部分時間都被霧霾困擾是什么感覺嗎?連新鮮空氣都成了稀缺品,正常呼吸變得很奢侈。”一個石家莊市民說。

  322天——這是2012年石家莊空氣質量優良天數,恰恰也是2013年的污染天數,就像一個巧合。

  2013年,中國氣象局統計石家莊平均兩天半迎一場霾、連續11個月“穩坐”全國省會城市空氣質量最差頭把交椅,良好天數僅有43天,還不足153個重污染天的零頭。

  2014年2月,石家莊市新華區的李貴欣將石家莊市環境保護局告上法庭,被環保人士稱為“首例因霧霾起訴政府部門的案件”。

  石家莊以制造業為主產業,被稱作“一座火車拉來的城市。”在工業發展與大規模的城市改造工程的雙重驅動下,這個城市經濟發展的同時,環境也迅速惡化。

  直到2014年全國兩會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要求,“要像對貧困宣戰一樣,堅決向污染宣戰。”

  石家莊不得不宣戰了。馬年春節過后不久,石家莊重污染天氣預警從2月21日持續到26日。期間,該市共對2025家企業進行了關、停、限和壓減發電,直接經濟損失達到10億多元。盡管如此,這對于改善霧霾現象,基本沒用。

  高懸在石家莊的“天問”是,保證經濟發展的同時,該如何改變這一切?
 
  為什么是石家莊?

  到2012年,作為河北省省會的石家莊,人口超過一千萬,全國城市GDP排名第六。

  一個世紀之前,京漢鐵路修到了石家莊,當時這里只是獲鹿縣留營鄉管轄的一個200戶的小村莊。1907年,正太鐵路(現在的石太鐵路——編者注)全線竣工通車。其東端的起點沒有建在當時的政治中心正定,而是南移到了距其15公里的石家莊,使得這個小村落成為了當時京漢和正太兩條鐵路的交會點。

  從此,伴隨著汽笛和車輪聲,煤、鐵源源不斷地運出山西,再輾轉由石家莊運往全國各地。石家莊伴隨著鐵路發展,成長起來。

  從地理位置看,石家莊地處太行山東麓,地勢西高東低,西部山區平均海拔500~700米,東部平原平均海拔30~70米,呈‘避風港’式地形。石家莊屬于暖溫帶大陸性季風氣候,冬季盛行西北風,然而在西部山脈屏障的影響下,西來冷空氣難以進入市區,造成了市區大風次數少,風速低,全年靜風頻率多,逆溫頻率高,大氣擴散條件比較差特點。

  “這樣的地理環境不利于可吸入顆粒物和其他污染物質的擴散。一旦有污染物,都會聚積到大氣層底部,難以擴散,形成污染物不斷循環的‘城市污染谷’現象,加劇市區的大氣污染。” 河北綠色知音環保協會負責人、河北經貿大學教授張忠民表示。

  帶著選址缺陷,這座城市隨著中國近代化發展,逐漸成為“工業重鎮”。鋼鐵、紡織、印染等行業逐漸興盛。

  張忠民來到這座城市已經30年了。他的印象里,這座城市的印記就是到處冒煙的煙囪。“到處都是揚塵、煤灰,亂燒垃圾,亂燒秸稈,還有工廠排放的煙塵的這種氣味。燃煤量很大,還都是劣質的,到處都是黑煙,只要出門,準是灰頭土臉的。”張忠民說。

  煤,提供了發展的巨大能量。2000年,石家莊的煤炭消耗總量是1500萬噸,2012年則是6100萬噸。而同年,北京年燃煤量2000萬噸;甚至超過著名煤產地太原所耗的4100萬噸。

  石家莊僅23家熱電聯產企業和7座冬季供熱站年耗煤就高達2390萬噸,超過了北京或西安全年的煤炭消耗總量。

  2012年4月,時任石家莊市長的姜德果在接受人民日報記者采訪時曾發出預警,石家莊市區燃煤污染占大氣污染總量的53.4%,假如現行能源結構不改變,市區燃煤量5年會再翻一番。

  “這里根本就不適合建立一個工業化城市。”張忠民認為。
 
  產業結構困局

  在探尋石家莊的霧霾成因中,幾乎所有的調查都把矛頭直指當地的產業結構上,工業的高能耗和高排放被認為是當地“霧霾”的元兇之首。

  公開資料顯示,石家莊大氣污染源主要來源可概括為三大方面:一是燃料燃燒,二是工業生產過程,三是交通運輸。以上三方面產生的大氣污染所占的比例分別為70%、20%和10%。河北省環保廳總工王路光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火電廠、工業爐窯以及機動車尾氣是PM2.5的三大來源。

  為此,在石家莊市展開的治霾行動中,為應對大氣污染,551家重點企業通過限產措施,落實污染物減排50%的要求,關停196家建筑企業,1270臺20噸以下燃煤鍋爐,全市146家露天礦山全部關停。

  此外,近年來,雖然石家莊市不斷調整產業結構。但整個行業產能過剩、資源消耗大、排放量大的矛盾依然突出。

  有媒體通過對石家莊全市域2011年規模以上工業產值進行分析發現,石家莊產業結構偏重,高排放行業比重較大。工業產值排名前十的,鋼鐵、熱電等行業占全部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的69.8%,但排放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卻占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排放量的94.6%和98.5%。

  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北談經濟時觀點已經明確:河北要把調整產業結構作為河北發展經濟的主攻方向,做大做強做優先進制造業,培育壯大新興產業。河北三年內削減煤,壓減鋼,任務極其艱巨。

  按照今年河北省工業經濟主要指標計劃,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0.5%,新增規模以上工業企業1600家;在淘汰落后產能方面,今年計劃淘汰、壓減1500萬噸粗鋼、1000萬噸水泥和1800萬重量箱平板玻璃。

  “今年,我們轉型升級的任務更重。” 河北省工信廳副廳長周軍堂說,在他看來,多數指標都較去年實際完成情況“更高、更重、更難”。

  轉型升級直接影響的就是企業。在近來石家莊大舉展開關停污染企業的行動后,不少企業家有苦難言。石家莊寧晉商會秘書長趙麗霞近來接觸的企業家們都受困于產業轉型。

  “一個開紙廠的朋友剛剛被關了企業。紙廠這兩年剛剛開始賺錢,所以覺得特別無奈,也很委屈,但只能認倒霉了。大家都很困惑于如何轉型。”趙麗霞說。

  趙麗霞認為,轉型帶來的利益陣痛,在短期內仍然無法平復。
 
  “三年大變樣”

  石家莊市委市政府決策委員會副主任梁勇是本地人。石家莊啟動城市面貌“三年大變樣”行動后,變化曾讓他倍感驕傲。城市從幾十個農村包圍的集鎮實現了向現代化大都市的飛躍,但是當面對近年來日益嚴峻的霧霾時,他開始了反思。

  “石家莊搞三年大變樣,給城市帶來了新的面貌,確實對于城市發展來說是好事,但在陸續地改造城中村的過程中,把整個城市變成了大工地,泛濫的房地產開發,讓整個城市總是塵土飛揚,也加重了環境的惡化。”梁勇說。

  2008年前的石家莊,市區狹小局促,建筑低矮破舊,基礎設施落后,“城中村”住房甚至沒有上下水和暖氣。

  為盡快改變城市面貌,樹立全新的省會城市形象,2008年初,石家莊開始全面啟動城市面貌“三年大變樣”行動,并強力推進了建市以來最大規模的城市改造工程。

  這三年,整座城市從以拆為先,到拆建結合、以建為主,再到拆建與整治相結合。三年過去了,大拆大建的痕跡仍然清晰可見。路越來越寬,樓越來越高,城市規模越來越大,建筑工地隨處可見。

  大量的在建工地意味著揚塵的成倍增加和對鋼鐵、水泥、玻璃等各種建筑材料的大量需求。
  按照石家莊環保局的數據,2012年,市區大氣降塵量月平均值高達16.91噸/平方公里。而2013年空氣質量的首要污染物排在首位的PM10數字居高不下,也印證了揚塵污染的嚴重。

  除了揚塵,汽車的尾氣也是近來城市大發展后的一大詬病源。北京市交通委曾出具過一組數字:石家莊機動車增長速度連續幾年保持在20%以上,遠遠超過了北京市機動車限車搖號以前每年13.34%的增長速度。2013年,石家莊市新增機動車月均超過2萬輛,基本與北京每月2萬輛的搖號配額同步。

  若非不是霧霾特別嚴重的日子,石家莊的環保人士郭朝智都會在早上6時30分準時出門,從位于建設大街的家中出發,沿體育大街一路北上,一直騎到了正無公路,然后返回。

  “汽車尾氣絕對也是霧霾的主要原因之一。目前,石家莊城市交通擁堵,人口增長得也快、能源消耗加劇、環境惡化,這都是這些年大發展帶來的城市病。”郭朝智說。他的解決方案是,推廣自行車綠色出行方式。

  “三年大變樣”給郭朝智最直觀的一個感受是,市區城市交通汽車發展太快,自行車路變得越來越窄了。他和車友們曾經做過一項調查,發現石家莊在城市建設中不斷的拓寬汽車路,反倒壓縮了自行車路,至少縮了一倍。他認為,這無形中鼓勵人們開車,而在政府無形的鼓勵中,汽車量越來越大,尾氣污染就越來越大。如果不控制,霧霾還是會持續下去的。

  “三年大變樣”中,除了城市建設外,搬遷城區內的污染企業也是重點之一。早在2001年,石家莊市就開始實施市區內的重污染企業“退二進三”,意思是將重污染企業從市區二環路內退出來,搬到二環路外的三環路附近。之后,在2008年,又啟動屬于高危、高污染和地處水源保護區的48家重點監控企業的搬遷工作。

  盡管幾年來不斷有企業外遷,但是目前,石家莊鋼廠、華藥等幾家企業仍在市區內。2010年,石家莊市民王新選擇了位于和平路和談固北大街附近的一個小區買房,因為周圍臨著石家莊鋼廠等企業,所以價格相對便宜。

  “當時買房時還聽售樓人員說,按照市里的規定,周圍的幾家企業都要搬走,但時至今日,鋼廠、藥廠仍在生產。現在想想特別后悔。“王新說。每天都能看到企業排放的煙塵。

  最近他從媒體上得知,在制定的新一輪市區污染企業搬遷計劃中,石家莊鋼廠、華藥都在其中。“說是2017年完成搬遷,希望這回能徹底搬走。”

  據當地媒體的調查,在資金面前,重污染企業的搬遷進退兩難,資金是推進大氣治理的難點之一。而梁勇也指出,對于大企業的搬遷,由于體量大,所以在安置等問題上有難度,需要時間。

  出租車師傅李軍經常送客人到石家莊的新火車站,每次開車到進候車室的彎路上,都會不免看兩眼城市景象,近處是一片施工工地,吊車在不斷地作業,遠處是城市的一片高樓大廈,被工地環繞著。“這就是石家莊的面貌,工地環繞的城市,不污染就怪了。”他說。
 
  產業轉移未了局

  霧霾成因,除了石家莊市本身的問題外,還有一個外因始終無法回避,那就是外部的產業轉移。

  2008年北京奧運會召開的前幾年,北京的電視新聞或媒體報道中經常出現類似這樣的字眼:隨著幾個高污染項目轉移到河北,北京完成今年的藍天計劃有了保證。

  但這讓河北悲喜交加,一方面產業轉移到河北,其經濟發展有了新動力,但同時也帶來了污染。

  以2005年首鋼搬遷為標志,北京拉開了產業轉移序幕。過去近十年中,除了首鋼和北京焦化廠,北京一機床鑄造車間、北京內燃機總廠鑄造車間、北京白菊公司洗衣機生產基地、北京汽車廠等均轉移到了河北的保定、廊坊和滄州等地。

  在以首鋼(遷移過來名為首鋼京唐公司)為龍頭企業的曹妃甸區,遍布鋼鐵行業以及配套企業。而在海港開發區內,分布的也多為與北京焦化廠(遷移后改名唐山佳華公司)相關的煤化工產業。此后,河北便陷入霧霾之中。

  張忠民曾經參加過石家莊科委組織的一次研討會。會上,有專家提出了一個專門研究產業轉移對于霧霾天氣成因的影響圖。從分布上看,陰霾天氣最重,PM值最高的地方,都恰巧聚集著大批重工業企業。

  環境保護部氣候變化影響研究中心研究員蘇福慶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介紹,河北省為周邊城市群所包圍,受各種尺度外來污染物輸送明顯。從石家莊到河北南部的磁縣,從石家莊到天津是兩條明顯污染物匯聚區。石家莊地區正是兩條輻合帶的匯聚區,造成該地區的PM10數值增加。張忠民發現,這兩條帶的分布圖是重合的。

  在產業轉移的問題上,梁勇直言,河北幾乎沒有選擇。“為了發展GDP,為了工業振興,很多縣里邊對這個事不太在乎,污染就污染,只要來我這能發展,有稅收就行。”梁勇說。

  然而,縣域發展卻是未來河北經濟的主要增長動力級。2013年下半年,河北省委、省政府印發《關于加快縣域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縣域經濟發展的主要目標:到2017年,縣域生產總值、財政收入均比2010年翻一番,經濟總量超百億元的縣(市)達到80個,公共財政預算收入超10億元的縣(市)達到30-50個。

  在這樣目標下,縣域承接產業轉移的選擇仍然令人擔憂,能否在保住GDP同時改善環境,對于河北以及石家莊而言都是嚴峻挑戰
掃一掃下載APP
掃掃關注更多
掃一掃關注微信
掃掃關注更多
關閉
彩票开奖电子屏